当前位置: 主页 > 笑话 > 恐怖 >

魂梦交织

2013-02-20 17:54 来源: 点击:
0
笑话库提供魂梦交织笑话,恐怖类笑话等各种笑话应有尽有,希望笑话库能给您带去轻松快乐的心情~
那天,我在南海菩陀岩上舒目极望,脑子里涌出的是那支气势磅礴的句子: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。水何澹澹,山岛耸峙。想那时的风姿,衣袂飘飘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脚下是微风轻吹则摇摇欲坠的菩陀岩,体迅飞凫,飘忽若神,目光痴迷地若有所思。耳边忽然传来寺里清亮绵长的木鱼声,清空回肠,遥藐无穷。 

我跃入无比清澈的海水之中,待到水波静息,我已经死去。长发如一束墨绿的水草,随着波浪轻轻摇荡,朱颜光润,气若幽蓝。海的精灵绕在我的身畔,舍不得让海水腐蚀我芳泽之身形。我微微一笑,笑神亦不能为生死而释然。我的灵魂如同轻轻的空气,浮出水面,微步凌波,飘向我刚刚死去的尘世。世人如旧,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晓得身边又多了一枚灵魂。 

我肆无忌惮地穿梭在人间,以另类的眼睛看着这个我曾经痴缠不舍的世界。我以翩翩的步姿优美地飘行,一路轻盈的穿山越水,畅游于美丽的山水之中。在这诸般繁杂的人世间,只有山水是永恒而沉寂的,用亘古的内涵去承受,去忍耐,去谅解。直到极限的时候,才还之人类以灾难。因为,没有任何事物是无限的,除了宇宙。而宇宙的无限也只在于人类的有限罢了。我如此飘摇的游荡在这心怡的青翠与透彻之间,然而,无形的心却还在牵挂着一个地方,那便是我的故乡。不知不觉的,我这屡游魂穿越巍巍青山,趟过迢迢碧水,回到了这个魂牵梦绕的地方。这里承载了太多的记忆,尽管我已经死去,但是,魂魄是由记忆凝成的精灵,记忆消散了,魂魄也飞散了。我回到我的记忆中,不由的热泪盈眶。但是,幽魂的泪是没有痕迹的,就象西游记里的人参果,滴落即没,悠然无踪。 

被记忆的凝神牵着,我来到了我曾经的家。我看到了母亲梦中的忧郁,想伸手去抚平她脸上的苍老,却触之若无物。我落泪了,泪水没入母亲的肌肤,似乎滋润了她的梦,于是,梦中有了一丝笑意。父亲进来了,我起身去拥抱他,被他穿过了身体,走过。父亲给母亲盖上被子,坐在床沿深深地叹息。我悄悄的退出,怕这伤感而斑白的气息击中我的心魂。我听到了我的大狗黑子的喘息声,它游走在我的身边用疑虑的嗅觉筛选我所处的空气,发出因兴奋做响的喉声。动物是有灵气的,因为它的纯洁与真诚,上天赋予它们人类所梦想的秉异。它难以理解这熟悉的气息为什么只是一团看不见的空气,而不是从前亲昵地唤它名字的我。我黯然的飘出我曾经的在人间的家,魂魄是没有家的,它只能孤独而落寞着。门上的二神的眼睛一亮一亮的,似乎在警告我的访问。人魂殊途,我从家中落荒而逃。记忆中的那一笔重重的养育之恩慢慢淡去,我的魂魄因这淡去而消散了几分。 

我被记忆牵引着去了另一个去处。我踩着凌乱的步子进入他的屋里,陈设依旧,纤尘不染。他在家,正在网上看着些新闻,桌子上是香气甚浓的咖啡,缭绕的热气腾腾上升。不知今晚的咖啡加了糖没有,每当我们要缱绻的时候,他总是喝无糖的咖啡,他说,我已经太甜,再喝加糖的咖啡会蛀牙。所以我每次给他煮咖啡的时候,总会调皮的问他,亲爱的,要加糖吗?他总是邪邪地望着我,你说呢,我的小蜜糖? 

我轻唤他的名字,声音传不到他的耳朵里,我徒劳地悲伤。我从身后搂住他的脖子,把下巴搁在他的黑发上。熟悉的味道在心头萦绕,他总是用柠檬皂洗头,这酸酸甜甜的气味曾经是我最喜欢的。有脚步声过来,回头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子,带着动人的微笑走近,她坐在他的身旁,温柔地看他,问他要不要加点糖。他扭过头对她淡淡的笑了笑,不用了,我不觉得苦。有悲恸涌入,我的泪象雪花飘落入他的发际。却听到他的叹息,他是否在想我?看的出,他的不快乐。 

美人鱼的生命因为爱的逝去而消陨,我的魂魄因为爱的记忆而凝结。 

飘然而去,不要以为风中的呜咽只是风的悲息,孤旅难行,有一伶伶的寂影在荡漾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